金沙现场布置 > 玄幻魔法 > 天启预报 > 第四百九十章 动力

本文地址:http://akh.199sblive.com/cbook_21369/530.html
文章摘要:太阳城充值,空气突然一阵氤氲浮动黑煞雷,总得让人知道这东西直接轰上了小唯。

天启预报由笔趣阁(m.akh.199sblive.com)的书迷们免费提供分享,在线阅读,更多好看的小说请收藏本网站


  在象牙之塔,学生的修业其实是可以相当宽松的。
在入学之后,会有一个月的时间选择自己未来几年的导师——这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导师会选择学生,学生也会对导师的水平进行甄选。
有些大教室的热门课程自然来者不拒,有些公开课本身就是强制的。而有的教室每年可能只收两三人,甚至好几年不收一个。
但选择导师是必然的。
根据导师的选择,接下来的课业才会分出轻松和困难来。有的老师教条刻板又严格,学生会忙到脑溢血。
而有的老师根本不管,学生接下来的四五年只会闲的发霉。
除了其他必修课之外,学生将会根据学分的需求,选择两到三门课进行选修。
而他们主要的大学生活,便是在导师的指导下进行学习,并直到技艺与能力达到了导师的标准,从而正式毕业。
虽然有良莠不齐的可能,但象牙之塔对教师的苛刻标准在这里,教出来的学生基本都是有保障的。
在这种情况之下,理所当然的就出现了教室资源的分配问题。
象牙之塔这么大,其实给每一个老师都准备一间单独的教室也完全没有问题。
但唯独在这个地方,校方卡得很死。
得益于副校长的苛刻和不近人情,对于教室的分配只能用吝啬来形容。
这也是另一种意义上对于教师本身的鞭策。
虽然空余的教室有很多,但基本上都属于大家轮流使用的。好像常规的大学上大课一样,你讲完换我来。
作为一任课程的主讲,能否获得一间都属于自己的教室,才是取得教研室里正式席位的前提。
否则的话,在学校内部的划分之中,没有自己的教室的人永远会被归拢在助教的范围,低人一等。
“现在,你明白你要面对的难题了吧?”
安东露出了幸灾乐祸的笑容:“除了副校长的教职筛查之外,在同时,你必须争取到一间属于自己的教室。”
“非常紧迫么?”
槐诗察觉到不同的意味:“有什么难得的机会?”
“教室的变动和调整,每年只有三次机会。”
主讲变化学的炼金术师康德拉接过了话茬,继续往下说:“分别是,年初,年中和年末。
不过年末主要倾向是预算的审批,年初则是去年成绩的考量,新人教师想要获得自己的席位和教室,只有年中每次开学的时候这一次机会。
出于对新人教师的照顾,教务处会在评定的时候对新人进行一定的倾斜。如果今年不能争取到的话,那么到了明年,你就要和其他的新人教师进行竞争了。”
这就是叶苏对槐诗提到过的竞争了。
也是曾经小屁孩儿马丁视自己为大敌的原因。
槐诗一时间恍然。
同时也感觉到了巨大的压力。
“这一点,对我们这样的艺术类教室有着致命的不利。”凯利露出了微笑:“你应该明白我指的是什么吧?”
诚然,各项课程的重要性有所不同,教学的优秀程度能体现的地方有多有寡,判断水平往往模棱两可。
但更要命的是——有很多艺术类课程,是无法衡量的。
“打个比方。”凯利介绍道:“油画没有课程时间,只要提交的作品得到了导师的认可就算毕业。
原则上来说,第一天入学第二天毕业的状况也是存在的——”
他停顿了一下,笑容得意起来:““顺带一提,那个人就是我。第三天我就成为了古典油画教室的讲师,拥有了自己的教室。”
安德莉亚在旁边插嘴:“从那之后,一直到现在,十七年的时间,只有二十三个人从油画教室毕业。”
“啊哈哈,没办法,我要求高了点吧?不过现在学生确实过于愚蠢了,总令人失望。”
毫不在意地如此评论着自己的学生,凯利耸肩,看向了槐诗:“如果你是教务处,你有办法评定我的贡献和我的水平么?”
槐诗要是教务处,估计他也想抠了自己的眼睛。
这么随意的老师竟然能够执掌古典油画的教室,只能说明一件事情——在油画上他已经牛逼到了哪怕他每天摸鱼什么活儿都不干,也足够象牙之塔掏钱将他供起来了。
“而另一个极端,是你旁边的这位。”
安东指了指康德拉。
他主讲的是炼金术中的变化学。
“课时是每月一节,一次六个小时,其中有五个小时都是学生自行进行实验,老师会从旁负责指点。老师负责发教材,学生进行自学。按部就班熬过五年,拿到石釜学会的资质凭证就可以毕业。”
安德莉亚叹息:“也就是说,这个家伙一年真正在教书的时间不超过十二个小时,五年的时间,学生们真正上课的时间只有六十个小时都不到。”
已经有点喝醉了的康德拉忍不住嗤笑。
“我倒是想多教点,那也要校长同意啊。说真的,这种学前班一样的工作,做多了简直令人作呕。”
他看了一眼槐诗,神情变得古怪起来:“你应该能体会到吧?年轻人,据我所知,你在金属学上可是有丰富造诣的。”
槐诗自然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炼金术的基本原则之一。
万物有价。
而学识则最为奢侈。
这就是石釜学会的标准。
抛去本身的天分和才能之外,想要让炼金术得到成长,就要氪金,而且要大量的氪,好像无底洞一样的氪。
而且就算氪了再多,很多时候也一点声音和动静都没有。
这才是炼金术这个名字的隐藏含义——除非你的才能足够无中生有变出金子来,否则最好别选这一条不归路。
和学者不一样,炼金术需要的是真正的天才,而不是海量凡庸。
唯有真正的睿智者才能够掌握它的精髓。
如槐诗这种靠着灵魂能力往上叠熟练度的,到现在就已经是极限了。再往上,要是没有什么其他的机遇,基本不可能。
正因为这样的前提,每年报炼金术的学生只有五六个,其他更多的都是石釜学会送来定向培养的专业人才,就好像专门给饭店提供切葱丝的伙计一样。
除了寥寥几个核心的弟子之外,其他的根本就连学生都算不上。
只不过是短期速成培训班而已。
“相比起来,学者们的教学成果才是真正可以量化的,只要的学生成绩优异,老师就不难占据在教研室里占据一席之地。”
安德莉亚微微耸肩,怜悯地瞥了槐诗一眼:“这就是你最大的问题。”
槐诗的两个职位。
古典音乐赏析的主讲。
深渊植物学的助教,而且还是之一。
不论从哪个看都不像是能够在短时间内表现出自身才能的地方。
要知道,深渊生态可是一门大课,而且是必修课,全校所有的学生都必须参加,同时具备着全校最大的教室之一。
而槐诗这个助教要做的,就是给教室真正的主宰者,深渊生态学的主讲打下手。
运气好一点能够参与到准备教案的过程里去,运气不好的话就只能端茶倒水。
想要上台,那是做梦!
学生们有成绩,那是主讲的功劳,和你这个打下手的有什么关系?
槐诗可没膨胀到觉得自己能够顶替掉原本的主讲,下克上逆袭成功,太可笑了——他所有的深渊植生学都是山鬼的被动积累,能力只能说一般以上,拿什么和人家专业的打?
而古典音乐赏析……
怎么评定?怎么教?
你每次上课放一个钟头的磁带也算是赏析过了,难道还要每人写观后感下一节课交上来?
选修的学生每月都只有两节课。
一年的时间,槐诗别说巴赫,连海顿都放不完。
这是个问题啊。
槐诗捏着下巴,陷入思考。
不行。
他觉得,自己必须得整个活儿了。
而眼看着他陷入思索,前辈们的神情也都略微的满意了起来。
今晚他们来这里的主要目的,要说对槐诗有多欢迎也算不上,更多的是给安德莉亚面子而已。同时,也来看看这位前些日子引起轩然大波的乐园王子是否真的来混日子的。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是教研室对槐诗这个新人的一次考察。
倘若他真的打算将自己的工作做好,老前辈们不介意拉槐诗这个后学末进一把。
可槐诗要真的是来混日子划水的。
呵呵,再见。
祝你在天文会里的事业亨通吧,象牙之塔的事情你就不要想瞎掺和了。
就算能勉强留下来,也只能做个透明人。
乖乖带够四年,给我走人。
如今,起码在态度上槐诗交出了一份完美的答卷。那么该提点的他们也都已经提点到了,在吃完饭又聊了一会儿之后,相继告辞。
最后离开的是安东和安德莉亚。
老头儿有点喝醉了,太阳城充值:缓了好长时间才缓过来,而安德莉亚要开车送他回去。
在安德莉亚出去开车之后,他披上了外套,回头却看向将自己送到了门口的年轻人。
然后,神情变得郑重严肃了起来。
“槐诗先生,有句话,我想我应该对你说,哪怕这不是客人应该说出的话,也并不属于礼貌的范围内。”
他带上了自己的眼镜,肃容讲道:“我对你并无偏见,我也相信你的才能,并衷心的希望你能够在象牙之塔有所作为——哪怕这或许只是你人生之中短短的一程而已。
可是有一点,希望你能够明白:对于很多学生而言,在象牙之塔的这五六年,可能就是他们扭转人生最重要的机会了。”
他说:“作为教师而言,我们必须要有所作为才行。”
老前辈的教诲,槐诗自然不至于反驳。
安东教授的这一席话可以说已经是对槐诗这个后辈给予了厚望,他哪里会不识抬举呢?
况且,槐诗终究是内心中有所愧疚的。
他自认为自己并没有什么教师的才能,来到象牙之塔有一半是赶鸭子上架,另一半反而是无处可去。
如此之所以努力,也是为了少司命的天命。
对于安东教授的这一番话,他是发自内心的接受了的。
并没有掷地有声的进行保证,他只是认真的颔首。
“我记住了。”
安东教授便笑了起来。
“那么,今日多有叨饶了。”他带上帽子,颔首道别:“衷心的希望我们改日能够再度相聚,到时候,想必就是为您正式进入教研室而所做的庆贺了。”
“再见,槐诗老师。”
“再见,安东教授。”
槐诗目送着老教授上车,渐渐远去。
良久良久,忍不住轻声叹息。
抬头看着象牙之塔的夜空,再一次地感觉到压力。
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吗?
听上去真的不算容易。
槐诗想了想,忍不住笑了起来:“总而言之,先努力吧。”
他转身,走进屋子里。
第一次的,对象牙之塔的工作有了由衷的动力。
.
.
而就在渐渐远去的车子里,安德莉亚诧异地瞥了一眼副驾驶上的老教授:“难得的温柔起来了啊,安东,我原本以为你会闹得所有人下不来台。”
“为什么?”安东反问。
“嗯?你不是最讨厌政治干涉学术,不喜欢那些来意不纯的家伙的么?”安德莉亚说,“我记得当初在会议的时候,你是第一个投的反对票吧?”
“一个十八岁的少年,懂什么政治?又有什么不纯的来意呢?”
安东摇头,忍不住叹息:
“我原本担心的并不是他的来意不单纯,也不是担心他无所作为,我最不想看到的,是有人将天文会监查官的粗暴作风和习气被带到象牙之塔里来。”
他沉默了许久,轻声说:“我们是学校,安德莉亚,哪怕是升华者机关,但我们依旧是学校。这里是教书育人的场合,不是动刀剑的地方。”
安德莉亚大笑:“我记得你之前是军人吧?”
“啊,在退役之前,我是俄联的中校,按道理来说,也应该迷信暴力和刀剑才对。”
安东看着窗外静谧的校园,还有远方自修室里的明亮灯光,神情就变得柔和起来:“可哪怕刀和剑才是真正的力量,在这里,也一定要给真理让位才行。否则的话,象牙之塔的存在就没有意义了吗?”
“说不过你。”
安德莉亚摇头感慨,“那么,你对我们这位乐园王子的印象如何?”
“他比我强。”
回忆起少年那一双从未曾被暴力和血腥所污染的眼瞳,安东由衷的笑了:“他一定会成为一名好老师的,一定。”..

笔趣阁(m.akh.199sblive.com)希望你喜欢书迷们第一时间分享的天启预报最新章节内容,如果有错误内容和字体欢迎点击章节报错!喜欢请收藏我们官网:m.akh.199sblive.com

申博138注册总代理 申博sunbet导航 博彩游戏平台 AG网址 太阳城申博
申博娱乐网站导航 国外真钱赌场 太阳城网上棋牌 申博平台代理 重庆时时彩开奖号码查询
申博太阳城VIP登入 博狗注册网站 博狗体育场 恒彩开户平台 菲律宾申博
澳门太阳城真人平台赌场 澳门太阳城真人赌场app 太阳城亚洲真人赌场游戏 138申博娱乐现金网 澳门24小时真人保险百家乐